当前位置:新闻业务参考首页 >> 通讯员园地 >> 处理好编辑与记者之间的关系
处理好编辑与记者之间的关系
2017年01月  作者:王传钧  来源:新闻业务参考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责任编辑:xwywck

 

  编辑与记者的关系是传播工作中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,处理好这种关系甚为重要。其中有以下几点需要注意。

  一、自觉尊重善待编辑,主动向编辑学习

  知名记者艾丰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刚刚到《人民日报》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:无论多么老资格的、有名气的记者,他们对夜班的编辑(上夜班的大多是年轻的编辑)都是十分尊重、十分客气的。当时的艾丰很不理解,按水平、资历都应该是反过来的呀?!

  后来才弄明白了,出现这种情况不是偶然的,有其实践的根据。编辑工作是不可缺少的工作,是辛苦的工作,报纸的编辑常常要上夜班,不能像正常人那样生活,包括家庭生活都被打乱了。编辑工作是奉献性更突出的工作,正像陈毅同志说过的:“我今天要替编辑诉苦。作者还有稿费、编辑就只有薪水……又没有名字。这方面要体谅一点。我过去当过编辑,编辑是个苦差事。”

  陈毅同志这是就一般的编辑说的,新闻单位的编辑尤其如此。毫无疑问,编辑工作和记者、通讯员的工作一样,都是为媒体的宣传宗旨服务的,都是为读者服务的。但是,编辑的这种服务,在其直观内容上,相当多地表现在为记者、通讯员服务上:为记者、通讯员出题,为记者、通讯员改稿,为记者、通讯员的稿件设计好版面并亲自排版等。

  有的时候,编辑对记者稿件的修改,几乎等于重写;有的时候,改的虽然不多,但一字千金,画龙点睛;有的时候,为新闻加了好标题,为通讯想了好题目,全篇、整版顿然生辉。好多新闻作品,在相当程度上是编辑和记者(或通讯员)的共同创造。但在“记功”的时候,却往往记在记者、通讯员他们一方的名下了。

  近几年,新闻单位在评专业职务时,有人提出了这样的要求:记者拿自己作品的时候,不要拿发表后的作品剪报,而应该拿自己的原稿。因为原稿才是记者自己的水平,见报稿已经有若干位编辑的“辛苦劳动”了。老实说,许多记者、通讯员是经不起这样“看原稿”的!编辑如此奉献式地为记者、通讯员服务,记者、通讯员还有什么理由不尊重编辑呢?

  还有,就是很多编辑都是从最初的记者一步步干出来的,有很深的文字功底和丰富的采写经验,他们的“功夫”会经常体现在所编辑的新闻标题和稿件里。因为新闻编辑的职责不仅在组织报道新闻事实,而且要作为承担社会责任的主体,对新闻素材进行“再认识”与“再创造”,并表达对新闻事实的评价。所以,在尊重编辑的同时,记者、通讯员还要主动向编辑学习,学习他们一丝不苟的精神和“再创造”的亮点、经验。

  二、编辑付出时珍惜感谢,编辑出错时理解宽容

  尊重编辑、向编辑学习,还有一个思想基础,那就是相信编辑。记者、通讯员要相信编辑的责任心,要相信编辑的水平和能力,要相信编辑和记者、通讯员的“利益一致性”。

  一位外国报人说:“编辑伏在桌上每天八小时,在脑力和体力上都是很疲乏的。因此,编辑除非从工作中找出兴趣和吸引力,否则,不会把工作做好。最好的编辑,当他改写一条新闻,把陈词滥调改成漂亮的短句,从整条新闻概括出一条吸引人的标题时,他感到骄傲,有一种成就感。编辑在新闻稿件中是不署名的,他唯一的满足就是把一件事情做好。”

  改好每一篇新闻,完成每一个版面的设计,都会给编辑以兴奋的、幸福的成就感。每一位编辑都有一颗甘为他人做“嫁衣”的圣洁之心!请记住:编辑的责任和兴趣,就在于把一篇稿件改好,而不是改坏。这是常识,是前提,记者、通讯员要确立这种思想观念,才会对编辑有一种由衷地尊重和钦佩。

  但记者、通讯员与编辑实际上又常常会发生矛盾。也不能绝对地说,编辑对记者、通讯员的每一篇稿件都是改好了的,偶尔确有改错了的。这时,有的记者、通讯员就不冷静了,有的甚至把它上升到“个人攻击”上来,或闹情绪,或告黑状,或当面质问……试想一下,这样做正确吗?有必要吗?编辑能不烦吗?实不相瞒:“不惹编辑烦,发稿才不难!”有些时候,我们应该换位思考替编辑着想。

  我认为,记者、通讯员与编辑的关系是互为“上帝”关系。你想啊,编辑没有了作者,那么编辑水平再高也没办法展现;作者没有了编辑,稿件写的再好也只能自娱自乐。所以,编辑要尊重作者的劳动,作者也要理解编辑的辛苦。你可以是天下所有编辑的作者,但是,不能强求自己是编辑手里唯一的作者。因此,记者、通讯员对“不如己意”的情况,要作公正客观地分析。版面本身的制约,首先制约着编辑,他不得不“狠心”砍掉你的作品的某些部分。编辑要满足的是众多的记者和通讯员,而不是你一个人;而要满足众多的记者、通讯员,每个记者、通讯员的愿望便不能充分满足,起码不能同时满足……当发生编辑上的错误的时候,记者、通讯员也要以理解宽容的态度同对方沟通,而不应有这样一种心理:过去总是你改我的,我不敢吭声,这回总算让我抓住你了!

  还有一种情况,就是因为编辑太信任记者、通讯员了才出了错,比如说,记者、通讯员稿件中的人名、地名、职务本身就是错误的,编辑以为都是正确的,直接刊发了。因此,记者、通讯员一定要把好事办好,把好稿改好,最起码得把稿件中的“低级错误”消灭掉,再给编辑,别让编辑再在字词句段上操心费力,让编辑遇见你的稿件后有一遍过的舒畅和放心发的爽快,那该多好!

  三、编辑要稿时主动配合,编辑约稿时积极回应

  当编辑主动向你要稿时,说明编辑信任你,知道你那里的素材够多,欣赏你的写作水平,更意味着你的稿子有99%的刊发把握。一般情况下,编辑只会向他信任和放心的作者约稿要稿,尤其是在缺好稿的情况下。因此,这个时候一定不要薄了编辑的面子,给编辑面子就等于给自己面子。

  2013年8月9日,《企业家日报》第二版编辑王萍在QQ中问我最近煤炭市场有何动向?我说,煤价小涨。她如获至宝,并约这方面的稿件;我说,没问题。然后,我以最快速度整理素材、撰写稿件,并于当天下午发给了她。当年的8月12日第三版倒头条便刊发了我写的新闻稿《为中国煤炭市场注入“强心剂”   山东济矿集团引领今年国内煤价首次反弹》。

  一般情况下,凡是编辑点名要的稿件,都是经过报社策划或者版面急缺的稿件,根据多年来的投稿经验,我联想到其他报社也可能缺这方面的新闻素材。于是,我主动把上面的稿件进行了修改润色(根据不同类型的报纸,改成不同风格的、侧重点不同的新闻消息)投给他报,有的还配发了图片。结果,8月12日当天同时在《齐鲁晚报》、《大众日报》、《经济导报》三家报纸和《煤炭信息周刊》一家杂志上发表。

  当然,在编辑要稿的时候,还需要注意一个小细节——如果记者、通讯员真的有急事、没有时间来写或者不具备这方面素材时,一定要及时通知到编辑本人,方便编辑改邀其他记者、通讯员撰写。因为编辑可能已经空好了版位,而且只联系了你一人,如果不及时通知到他本人,很有可能会耽误发排,酿成重大工作失误,继而造成双方良好关系冲入谷底,无法继续合作发稿。

  编辑在向记者、通讯员进行有针对性地征稿、约稿时,也是如此,需要记者、通讯员积极回应,有素材的、愿意写的,可以先给编辑说一声,但一定要记住三点:一是别忘了写;二是严格按照约稿要求写;三是务必在截稿日期之前发过去。这样的稿件命中率往往都会高一些。

  总之,最大限度地支持尊重编辑,理解宽容编辑,不惹编辑烦,发稿才不难;记者、通讯员只有把握住这样的基本态度,才有可能运用正确的方法来处理和编辑之间的关系、矛盾了。

  (作者为山东济宁矿业集团《济矿通讯》杂志主编)